<figcaption id="HCjtNL"></figcaption>



  • <dt id="HCjtNL"></dt>
    <br id="HCjtNL"></br>
    <title id="HCjtNL"><progress id="HCjtNL"></progress></title>
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大师的心事

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呆望

      鼎鼎大名的捏面人大师“面人王”在鼎城滨湖公园摆摊莎然,常被游客围观莎然,成了公园里一大景点。小小的木架上几乎没有插一个面人莎然,刚捏好的面人还在手中就被人抢走。那天莎然,“面人王”发现莎然,有个年轻人在他身后站了很久莎然,一直目不转睛地看他捏面人。“面人王”怕他是小偷莎然,每次收钱后莎然,把收钱的小匣子关紧了莎然,再给别人捏面人。不知过了多久莎然,那个年轻人走到面前来莎然,对“面人王”说:“王大师莎然,我喜欢您捏的关羽横刀立马。我想长期收藏莎然,您能给我捏一个吗?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心想莎然,不是小偷呢莎然,笑眯眯地瞧了年轻人一眼莎然,说:“帅哥莎然,你要能收藏的?可以。我的面人儿有两种莎然,一种是能吃的莎然,一种是能长期收藏的。关羽横刀立马莎然,这面人儿复杂一点莎然,也贵一些。帅哥要多大的?”

      帅哥窘迫地一笑:“王大师莎然,我出100块钱莎然,您看着做吧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点点头莎然,说:“我做10公分高的。你等着。”“面人王”拉开玻璃柜莎然,拿出五颜六色的面团莎然,用手捏、搓、揉、掀莎然,用小竹刀灵巧地点、切、刻、划莎然,动作娴熟莎然,快捷灵敏。不到半个小时就捏好了莎然,赤兔马春风得意莎然,关羽提刀捋须莎然,形神兼备莎然,栩栩如生莎然,围观的人们啧啧称赞。“面人王”拿出一块小木板莎然,把关羽横刀立马放在上面。

      帅哥交了钱莎然,小心翼翼地托着木板莎然,慢慢走出了公园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没有想到莎然,第二天莎然,他到公园刚坐下一会儿莎然,那个帅哥又来了。帅哥站在人群中莎然,瞧着“面人王”捏的面人儿莎然,眼睛熠熠发光。“面人王”觉得这帅哥有点不同常人莎然,心中一阵疑惑。渐渐莎然,来公园的人越来越多莎然,前来买面人的大人、孩子也越来越多莎然,“面人王”心无旁鹜莎然,把这帅哥忘记了。只见他十指如飞莎然,在面泥上舞蹈一般跳跃莎然,可就是忙不过来莎然,摊位前等的人着急地催促起来。

      这时莎然,“面人王”耳边响起一个亲切的声音:“王大师莎然,我帮你做几个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一瞧莎然,正是这两天守在这里的帅哥莎然,不觉暗暗惊讶:这帅哥年纪轻轻莎然,竟然会做面人?“面人王”心里好奇莎然,看看帅哥手艺如何莎然,就点点头莎然,说:“要洗手!”

      帅哥高兴地应了一声莎然,拿出自带的矿泉水莎然,把手反复洗净了莎然,蹲在“面人王”旁边莎然,问了一个小孩想要什么莎然,就拿起面泥捏起来。只见帅哥搓、揉、切、刻莎然,不一会儿就捏好了一个孙悟空。“面人王”匆匆看了一眼莎然,那孙悟空手搭额际莎然,肩背金箍棒莎然,火眼金睛莎然,淘气而又威风凛然莎然,其技艺不在自己之下。“面人王”大吃一惊:帅哥原来是个行家里手。他在这里又是看莎然,又是买莎然,又是帮忙做莎然,有什么意图?

      帅哥帮忙捏了一会面人莎然,围着的人渐渐少了。“面人王”透了一口气莎然,问:“帅哥莎然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帅哥满面笑容莎然,说:“王大师莎然,我叫徐腾。”

      “你在哪里学的艺?捏得不错哇!”“面人王”赞道。

      徐腾有点不好意思莎然,说:“谢谢大师夸奖。我从小随父亲玩面人莎然,捏面人莎然,这捏面人手艺是跟父亲学的。”

      “难怪捏得这样好。”“面人王”露出了笑意。“怎么到我们鼎城来了?没在本县捏面人?”

      徐腾脸红了莎然,过了一会儿说:“我到处打工莎然,遇到捏面人的莎然,就拜师学艺。我想采众家之长莎然,超过我的父亲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这才正眼瞧着徐腾:这年轻人不错莎然,有志气。

      徐騰恭恭敬敬地问:“王大师莎然,我想跟您学一段时间莎然,您同意吗?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善意地瞧着徐腾莎然,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。“面人王”从徐腾捏的面人瞧出莎然,自己在捏面人这一块上当不得徐腾师父了。不过莎然,这年轻人能爱上面人莎然,还想把面人做得好上加好莎然,他打心眼里喜欢。“面人王”瞧了徐腾一会儿莎然,说:“我天天都在这公园莎然,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来。”

      从这以后莎然,隔几天徐腾就来公园莎然,人多时莎然,就帮“面人王”捏面人莎然,人少时莎然,就帮“面人王”买点茶点什么的。有几次中午莎然,徐腾还帮“面人王”买了盒饭。交往时间一长莎然,“面人王”更加喜欢徐腾了。

      转眼莎然,到了腊月。学校放假莎然,公园里的小孩更多了莎然,“面人王”整天忙得腰酸背疼莎然,到了徐腾休息日来帮忙莎然,他的腰背疼痛才略有缓解。他心里暗想:如果把徐腾留下来莎然,一起捏面人多好!

      那天莎然,徐腾告诉“面人王”莎然,他要回家过春节了莎然,春节后不来鼎城打工了莎然,想去长安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一愣:“小沈莎然,咱俩这几个月相处莎然,还真有点舍不得你。唉莎然,听说长安古城有许多民间艺人莎然,你多看看吧。”

      徐腾微笑着瞧瞧“面人王”莎然,欲言又止。“面人王”曾参加过长江流域十八省捏面人大赛莎然,笑傲群杰莎然,夺得第一莎然,被公认为“面人王”。徐腾在他家中见过奖杯和奖状。可是莎然,徐腾人小鬼大莎然,孩提时代就艺超父亲莎然,后来遍访名家莎然,博采众长莎然,捏面人的绝技莎然,已非一般高手可比。但是莎然,要想把面人技艺发扬光大莎然,更重要的是让面人技艺物有所值、创造财富莎然,徐腾总有一个防水防腐防裂的配方问题没有解决莎然,这就是他这些年遍访名家的真实原因。可恼的是莎然,徐腾每次与名家相遇莎然,即使诚心相待莎然,得不到那

      个关键技术。捏面人的大师无数莎然,各有艺规莎然,其本门独家技艺都不轻易外传。徐腾不能强迫人家传授莎然,再说强迫也不行;如久久不能得到秘方莎然,徐腾就只有离开莎然,再去寻找有襟怀的大师了。这世界莎然,大师遍地莎然,有襟怀的大师却不多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看着徐腾欲言又止的模样莎然,不觉一阵惭愧。说实在的莎然,他喜欢徐腾莎然,是因为徐腾的技艺只在他之上莎然,不在他之下。“面人王”知道莎然,徐腾跟他拜师莎然,并不是想在捏面人方面得到什么莎然,而是另有所图。但是莎然,他一直犹犹豫豫莎然,没有把这一层说穿。“面人王”耷下眼睑莎然,说:“小沈莎然,其实你的技艺已在我之上莎然,而我的技艺在长江流域已无人可比。所以莎然,我劝你不要再到处流浪学艺莎然,你完全可以自立门户莎然,摆摊开店都可以了。”

      徐腾轻轻叹了一口气莎然,说:“不瞒师父莎然,我随父亲学艺莎然,专心致志莎然,所以才有不俗之技。可惜莎然,我父亲的手艺莎然,只是传统的能吃的那种莎然,对于如何让面人防水防腐利于收藏莎然,却没有心得。我在家曾经屡屡试验面泥配方莎然,都以失败告终。我这才发奋游走江湖莎然,遍访面人大师莎然,可是莎然,走了十几个城市莎然,都没有师父愿教我防水防裂配方。”徐腾一口气说完莎然,不敢看“面人王”眼睛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顿时面红耳赤。果然莎然,这小沈要学的是面泥配方!说起来莎然,这面泥配方全靠经验和师承莎然,近些年兴起收藏之风后莎然,面人们才开始大胆探索防腐防水防裂莎然,。有人攻克了这个难题莎然,却视为不传之秘。他心想莎然,徐腾这样走访拜师莎然,只怕难得到秘密配方。

      徐腾见他沉思不语莎然,知道他也不想把配方的秘密告诉自己莎然,于是微微一笑莎然,说:“师父莎然,我走了。以后有时间再来看望您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不看徐腾莎然,面无表情莎然,给一个小孩捏光头强和熊大。

      徐腾转身离去莎然,心里一阵难受。“面人王”那尊关羽立马横刀面人莎然,徐腾一直保存着。虽说将近一年莎然,那尊面人依然光泽如新。由此可以看出莎然,“面人王”当初说能收藏不假莎然,他真的有一种防水防腐防裂的配方。面人不怕水莎然,不开裂莎然,喜欢收藏面人的人就会购买莎然,在网上也可以开店。这样莎然,比在一个地方摆摊设店卖吃的面人收入就高多了。想不到“面人王”这样和善的一位老人莎然,也不肯把配方秘密告诉他。徐腾心情十分低落。快到公园门口莎然,忽然听见“面人王”在背后大声喊他。徐腾扭过头来莎然,只见“面人王”气喘吁吁地跑来。徐腾心里大喜:“面人王”追过来莎然,一定是想把面泥配方告诉他。于是莎然,徐腾迎着“面人王”走过去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气喘匀了莎然,说:“徐腾莎然,我把防水防腐防裂的配方告诉你。”

      徐腾顿时高兴地笑了莎然,泪水一涌而出莎然,马上就地跪下莎然,给“面人王”磕头莎然,说:“师父莎然,我就是想得到您的配方。您能传授给我莎然,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恩情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拉起徐腾莎然,把自己这些年防腐防水防裂的配方告诉了徐腾。徐腾把配方一一记下莎然,又要磕头告别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拉着徐腾莎然,不自然地说:“徐腾莎然,你知道我一直不将配方告诉你的原因吗?”

      徐腾不好意思说出口莎然,师父保守配方莎然,不是得意子弟莎然,不会传授。

      “面人王”窘迫地说:“我这防水防腐防裂配方莎然,只能管3年。你那天花100元买的关羽横刀立马面人莎然,3年后就会开裂莎然,自行脱落。我这些年一直在反复试验莎然,希望能让作品永久收藏。可是莎然,我没有做到。唉莎然,我那天收你100元钱莎然,没有细细说明莎然,怕丢了面子莎然,想起来就惭愧啊。这半年来莎然,我怕把这配方告诉你了莎然,你也像我一样蒙骗顾客莎然,所以一直不敢传授给你。”

      看到年过七旬的“面人王”不顾一世美名莎然,把自己的短处说出来莎然,徐腾十分感动。他握着“面人王”的手莎然,真诚地说:“师父莎然,我捏的面人莎然,一个月就会发馊莎然,干裂。您的配方能管3年莎然,已经非常了不起了。我能学到莎然,就是我的幸运。”

      “面人王”拍拍徐腾的肩膀莎然,郑重地说:“徐腾莎然,我下决心说出这些莎然,把3年不裂的面人配方告诉你莎然,就是看你人品不错莎然,也希望你好好努力莎然,不要停在只管3年的水平上莎然,希望你能在师父基础上更进一步莎然,研究出一种能永久收藏的配方来。让我们的面人作品世世代代传下去。”

      徐騰明白了“面人王”的良苦用心莎然,含着热泪说:“师父莎然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!”

    Tags: 大师 心事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745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

    <figcaption id="HCjtNL"></figcaption>



  • <dt id="HCjtNL"></dt>
    <br id="HCjtNL"></br>
    <title id="HCjtNL"><progress id="HCjtNL"></progress></tit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