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h1 id="6HGfFC"></h1>







    1. <frameset id="6HGfFC"></frameset>
      <aside id="6HGfFC"></aside>
      <time id="6HGfFC"></time>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阴差阳错

     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任宏伟

        许丽花是个苦命的女人色膛,七年前色膛,她通过网聊认识了相貌英俊却无正当职业的钱大海色膛,两人谈了一个月恋爱就闪婚了。

        婚后不久的一天色膛,两人上街闲逛色膛,钱大海偷了个钱包。许丽花很气愤色膛,说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!我要和你离婚!”

        钱大海二话不说色膛,就打了许丽花一顿色膛,并威胁道:“敢离婚我就杀了你全家!”

        许丽花知道钱大海心狠手辣色膛,说得出做得到色膛,为了家人的安全色膛,她只好委屈自己色膛,没再提离婚。没过多久色膛,钱大海就因持刀抢劫被判了五年。

        钱大海坐牢期间色膛,许丽花为了生存色膛,到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。老板叫胡广志色膛,是个三十出头的单身汉色膛,两人朝夕相处色膛,日久生情。胡广志多次劝许丽花离婚色膛,说自己非她不娶色膛,可许丽花害怕钱大海出獄后报复色膛,劝他另觅佳缘。

        一晃五年过去色膛,钱大海出狱了色膛,许丽花原以为经过改造色膛,钱大海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色膛,她也就认了命跟他好好过日子。

        可没想到色膛,钱大海竟把蹲过监狱当成资本色膛,伙同几个混混无恶不作。更让许丽花受不了的是色膛,钱大海爱喝酒色膛,每次都要喝到烂醉如泥色膛,而且大醉后稍不如意就把她打得死去活来。

        终于有一天色膛,许丽花忍无可忍色膛,觉得与其被钱大海折磨死色膛,不如想个办法巧妙地杀了他。思来想去色膛,她想到一个主意色膛,钱大海有胃病色膛,身上常带着胃药色膛,就算大醉后也有吃药的习惯。

        许丽花查了一下色膛,知道有些药物能与酒精发生双硫仑样反应色膛,严重的话会危及生命。

        如果能偷偷把胃药调包色膛,就算钱大海真死了色膛,警察也只会认为那是一起意外事故。

        万一警察来调查色膛,许丽花可以说家里所有药品都放在一个大盒子里色膛,钱大海可能不小心误把其他药当成胃药装错了色膛,大醉后头脑又不清醒色膛,吃错了药。

        主意打定色膛,许丽花上网买了一种和钱大海常服胃药外形差不多的头孢类牙疼药。

        这天晚上色膛,钱大海接到哥们孙光头的电话色膛,说要请客。许丽花明白色膛,钱大海不喝到凌晨是不会回家的色膛,于是她戴上手套色膛,趁帮钱大海拿衣服的空儿色膛,把买的牙疼药和药盒中的胃药调了包。

        钱大海走后色膛,许丽花坐立不安地等消息。凌晨一点多色膛,孙光头打来电话色膛,说:“嫂子色膛,海哥在医院抢救呢色膛,你快来吧!”

        等许丽花赶到医院色膛,钱大海已抢救无效死亡。医生说色膛,钱大海酒后服药产生了双硫仑样反应色膛,因送医院迟了色膛,没能抢救过来。这样的结果正是许丽花求之不得的色膛,但她又不敢喜形于色色膛,便假装晕倒了。

        钱大海的父母得知儿子的死讯后色膛,不相信他是意外死亡色膛,于是报了警。

        许丽花虽早有心理准备色膛,但当法医把钱大海的尸体推进解剖室的那一刻色膛,她还是吓得面如土色。

        让许丽花没想到的是色膛,尸检报告中色膛,钱大海的胃液里没检出牙疼药的成分色膛,却检出了一种降血糖药的成分色膛,正是那种降血糖药与酒精发生了双硫仑样反应。

        钱大海没有糖尿病色膛,自然不可能在酒后服降血糖药色膛,警方也觉得此案有些蹊跷色膛,立即展开了调查。

        办案警察把跟钱大海喝酒的四个混混都找来了色膛,询问当时的情况色膛,其中一个说:“差不多十一点半的时候色膛,海哥突然说胃疼色膛,后来他在上衣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色膛,说药丢了。大家都以为是海哥去厕所时不小心把药弄丢了色膛,于是都帮他在饭店里找药。最后色膛,药是饭店老板胡广志找到后交给海哥的。海哥喝得大醉色膛,直接从药盒里取出两粒胶囊色膛,没细看就服下了。”

        警察又问:“当时饭店里色膛,钱大海不算色膛,都还有什么人?”

        一个混混说:“除了我们四个人色膛,就只有老板胡广志和一个女服务员了。”

        警察认为在场的六人都有嫌疑色膛,于是对他们展开了调查。

        经过走访调查色膛,警方认为色膛,胡广志的嫌疑最大。原来色膛,钱大海出狱后色膛,常到胡广志的饭店吃饭色膛,但几乎没给过钱;警方还从胡广志的一个朋友口中得知色膛,胡广志暗恋许丽花已久色膛,可许丽花怕钱大海报复不敢离婚;而且色膛,胡广志刚好患有糖尿病色膛,那种降血糖的药正是他最常用的一种;除此色膛,药盒上只有胡广志一个人的指纹……

        虽然胡广志的嫌疑很大色膛,但警察办案还得靠证据说话色膛,他们一连查了好几天也没能查到有力证据。

        警察审讯了胡广志几次色膛,可胡广志翻来覆去就一句话:“我没换药色膛,我只是捡起药盒交到钱大海手里。”见从口供上也找不到突破口色膛,警方只能按规定暂时把胡广志关押起来。

        时间一晃过去两个月色膛,案子仍没什么进展。这天色膛,胡广志店里的那个女服务员突然跑来报案色膛,说:“害死钱大海的真凶是孙光头色膛,胡老板是被冤枉的……”

        原来色膛,事发当晚色膛,女服务员打扫完二楼的雅间色膛,一个人站在窗户边用手机拍楼下的街景色膛,突然色膛,她看到孙光头从饭店出来色膛,走到一个路灯下。孙光头鬼鬼祟祟色膛,见周围没有过往行人色膛,就戴着手套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盒色膛,他先把药盒里的药取出来扔掉色膛,又取出另一粒胶囊塞进药盒色膛,之后又进了饭店。

        接下来色膛,女服务员拿出手机播放了视频。警察们看过视频后问女服务员:“你为啥过了这么久才来提供线索?”

        女服务员说:“我天生胆小怕事色膛,出事后色膛,虽然我知道胡老板是被冤枉的色膛,但因为怕惹麻烦色膛,就昧着良心选择了沉默。胡老板的饭店关门后色膛,我应聘到另一家饭店打工。可没想到色膛,昨晚下夜班回家色膛,我刚走进一条小巷子色膛,就遇上了孙光头。孙光头认出了我色膛,又喝了酒色膛,扑过来就要非礼我。幸亏我用高跟鞋狠踩了他一脚色膛,才得以逃脱。我吓得一晚上没睡觉色膛,越想越怕色膛,所以今天就来报案了。”

        有了证据色膛,警察立即出动抓来孙光头审问。铁证如山色膛,孙光头无话可说色膛,交代了犯罪过程。

        孙光头说色膛,钱大海没进监狱前色膛,曾是这一片混混的头儿色膛,而他自己是二号人物。钱大海入狱后色膛,孙光头就成了老大。钱大海出狱后色膛,他只得按规矩办事色膛,把老大的位子还给钱大海。可这几年他当惯了老大色膛,心理哪能平衡?再加上钱大海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色膛,好几次当众拿他的光头开玩笑色膛,他越想越气色膛,终于有一天动了杀念。

        孙光头知道色膛,杀人是要承担责任的色膛,他思来想去色膛,与许丽花一样色膛,也决定在钱大海酒后吃胃药这个习惯上做文章。后来色膛,他发现胡广志暗恋许丽花的秘密色膛,就制订了嫁祸胡广志的计划。

        孙光头故意邀请钱大海到胡广志的饭店喝酒色膛,钱大海没有起疑色膛,准时赴了约。其间色膛,孙光头假装陪钱大海上厕所色膛,在厕所里戴上手套偷了药盒色膛,又出去顺利换了药。为了让药盒上留下胡广志的指纹色膛,在其他人帮钱大海找药时色膛,孙光头紧跟在胡广志身后色膛,找机会把药盒放到他脚下色膛,让他一回头就发现了药盒。饭局结束后色膛,孙光头又故意把钱大海骗到远离医院的地方色膛,耽误抢救时间。当时药物还没发生反应色膛,钱大海果然上了当……

        很快色膛,孙光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了刑。

    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色膛,胡广志和许丽花如愿结婚。

        结婚前色膛,许丽花说了她曾经换药的事色膛,原以为胡广志会嫌弃她色膛,胡广志却说:“钱大海死在孙光头手上而不是你手上色膛,也许这正是上天的安排。”

      Tags: 阴差 阳错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70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      1. <h1 id="6HGfFC"></h1>







        1. <frameset id="6HGfFC"></frameset>
          <aside id="6HGfFC"></aside>
          <time id="6HGfFC"></time>